铁血的防守、换帅夺冠的神奇、阿布的执着、大手笔的引援······尽管跌宕起伏,但在新世纪过去的20多年,切尔西还是给球迷带来了无数惊喜,也留下了数之不尽的宝贵回忆。

2003年7月2日,俄罗斯富商阿布买下了当时债务缠身的切尔西。不久后,阿布就用一笔笔令人羡慕的高额费用砸下诸多球星,开启了属于切尔西的“金元时代”。

阿布的投入让陷入财政窘境的切尔西一去不复返,取而代之是那个在每年转会窗都能给球迷带来惊喜的顶级豪门。如今的切尔西似乎已被贴上了“有钱”的标签,但很多人不知道,蓝军在历史上并不是一支以富有著称的球队。恰恰相反,球队的创立甚至都来自于一次意外。

1863年10月26日,英格兰足球总会在英国伦敦女王大街的弗雷马森酒店正式成立。英格兰足球总会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足球的诞生,为英格兰足球日后几十年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尽管英足总成立之前现代足球便已在欧洲大陆蓬勃发展,但那时的足球运动尚未形成体系,各国没有成立管辖足球运动的专门机构,真正意义上的足球俱乐部也可谓少之又少。英足总的成立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,标志着自此政府开始筹备全国的联赛体系、规范一系列足球规则。

从那时起,职业足球俱乐部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,至19世纪80年代后达到高潮。

我们前文已经介绍过的热刺、阿森纳都在19世纪末成立。相比较这两支球队,切尔西的成立时间要更晚些。

亨利·奥古斯图斯·米尔斯(Henry·Augustus·Mears)是英格兰伦敦地区一位小有名气的投资商,起初他所从事的投资与足球无关,但随着20世纪初足球运动在英格兰越来越火爆,米尔斯也成为了一位狂热的足球迷。

在享受乐趣的同时,这位英格兰商人也敏锐发现了商机——尽管伦敦已有许多球队,但影响力还有很大提升空间(举例来说,热刺当时还没有进入乙级联赛,阿森纳则是英甲联赛的保级队)。米尔斯看重伦敦发展足球的潜力,决定转变方向,通过投资体育场开辟商业。

首先,米尔斯找到了他的合伙人、同时也是他的弟弟约瑟夫·米尔斯(Joseph·Mears)买下了“斯坦福桥田径场”,并投入重金将其改造为专业足球场。随后,米尔斯甚至还买下了周边的公园,将其改造得更具足球特色,作为斯坦福桥球场的附带品。

遗憾的是,米尔斯一行虽然在伦敦小有名气,但对足球运营了解不多,因此他们改造完成的斯坦福桥球场在很长一段时间无人问津。无奈之下,米尔斯选择主动出击,他联系到当时有一定迁移意向的富勒姆足球俱乐部,向他们详细介绍了斯坦福桥球场的优势,希望富勒姆能够选择斯坦福桥作为新主场。

然而,经过漫长的商谈后,富勒姆最终在租金问题上没有能够和米尔斯兄弟达成一致,他们也留在了克拉文农场球场(Craven Cottage)直至今日。

谈判失败让米尔斯有一些心灰意冷,加上体育场的运营维修费用高昂,米尔斯兄弟渐渐有些力不从心。思考过后,米尔斯决定放弃进入足球市场的想法,抛售斯坦福桥体育场另寻他业。

那是在1904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天上午,米尔斯所在投资公司的一个同事弗雷德·帕克(Fred·Parker)找到了他,用一番话重新燃起了米尔斯的希望。

日后,弗雷德·帕克亲口向世人讲述了这一番足以改变英格兰足球历史的谈话。他走到沮丧的米尔斯身旁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老地方即将烟消云散(伦敦西部铁路公司准备把斯坦福桥球场改建成一个煤厂),我感到很难过,它毕竟陪伴了我们这么久,不是吗?”

寥寥数语让原本已经下定决心抛售球场的米尔斯再度陷入纠结,一方面他难以承担运营球场的高额费用,但另一方面他也不愿意舍弃自己数年来的心血。

当两人边散步边商量时,米尔斯的狗突然咬了弗雷德·帕克一下,后者疼痛不堪还流了血。不过让米尔斯意外的是,帕克对此似乎毫不在意,反而一边擦拭血迹一边向米尔斯开玩笑。

或许帕克乐观的态度感染了米尔斯,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。过了一会儿,米尔斯镇定地对帕克说:“明天早上9点你来找我,我们该忙了。”就这样,一度濒临改造成煤厂的斯坦福桥球场幸免于难。

尽管决定继续运营,但无人接手球场的问题并未消散。为此,米尔斯灵活转变思路,在帕克的建议下,顺应当时英格兰大量足球俱乐部成立的浪潮,决定干脆自己成立一家球队。

1905年3月14日,在斯坦福桥球场对面的“屠夫之钩”酒馆中,米尔斯和合伙人召开会议,正式公布了成立一家新球队的决定。

在讨论球队名称时,合伙人们出现了分歧,有人认为应该和已经存在的富勒姆争个高低;有人认为则应该以球场之名命名——干脆叫做“斯坦福桥足球俱乐部”;有人建议命名为“肯辛顿足球俱乐部”;甚至有人建议叫做“伦敦足球俱乐部”。

不过米尔斯认为,新球队不宜与已经存在的球队出现名称冲突,也不宜名头过于响亮,最终选定了相邻的切尔西区作为球队的名称,“切尔西足球俱乐部”就此诞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家由米尔斯成立的新球队尽管命名为切尔西,但却不在切尔西区,而坐落于不远的富勒姆区。尽管如此,米尔斯的决定仍然获得了大多数合伙人的赞同,此后俱乐部的发展方向也倾向于吸引切尔西区的居民参与,迅速成为了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球队。

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,米尔斯的决定绝非一时仓促之选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正确选择。

在当时,相比于已有热刺等诸多优秀球队的北伦敦,斯坦福桥球场所处的西伦敦球市相对冷淡,只有为数不多较有名气的球队。而当时的富勒姆由于财政问题在南方联盟中表现低迷,不少西伦敦的足球爱好者对于富勒姆“混日子”的行为颇为不满,为切尔西在成立之初迅速崛起创造了契机。

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米尔斯抓住西伦敦球迷渴望提升成绩的愿望,在球队成立之初便提出了购买知名球星的口号。1905年,切尔西与斯托克港进行了成立以后的第一场比赛,当场比赛就吸引了超过1万名球迷现场观战。尽管那场比赛的切尔西最终0:1落败,但火爆的球市让米尔斯信心十足,随后聘请了包括约翰·泰特·罗伯森(John Tait Robertson)在内的优秀教练团队。

米尔斯做出的多番努力使得球队的知名度直线上升,在此背景下,参加职业联赛成为了众多球迷的强烈愿望。当时的英格兰足球系统可以大致划分为两个部分:南方球队更多参加南部联赛,北方球队则更多参加足球联盟。

身处伦敦的切尔西自然第一时间申请参加南部联赛,但让人意外的是,切尔西的申请遭到了热刺、富勒姆等伦敦球队的反对。无奈之下,米尔斯兄弟转变思路,开始积极协调加入英格兰足球联盟。经过努力,英格兰足球联盟在1905年5月29日正式批准切尔西加入,蓝军得以征战1905~06赛季的英乙联赛。

米尔斯初期的大额投入使得切尔西在英乙联赛中迅速脱颖而出。1905~06赛季,切尔西在参加的38场联赛中取得了22胜9平7负积53分的优秀成绩,获得联赛季军,但以9分的差距落后于第2名的曼联无缘升级。

进入1906~07赛季后,切尔西整体焕发出更加强大的竞争力,他们在38场联赛中取得了26胜5平7负的优异成绩,最终以联赛亚军的身份冲入顶级联赛。

进入顶级联赛后,初出茅庐的蓝军见识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球队,他们在次级别联赛中的强大竞争力不复存在。

1907~1908赛季,蓝军仅仅取得联赛第13名,距离降级区也只有3分的优势。进入英甲的前十年,蓝军基本上都在联赛的下半区徘徊,1909~10赛季还有过排名倒数第二降级的尴尬。不过经过短暂调整,蓝军得以迅速重返顶级联赛。那一段时间,切尔西取得的最好成绩是联赛第8名。

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俱乐部在杯赛中取得重大突破——他们先后淘汰斯温顿镇(5:2)、阿森纳(1:0)、曼城(1:0)、纽卡斯尔联(1:0)、埃弗顿(1:0),历史性杀入足总杯决赛。遗憾的是,决赛面对纸面实力更强的谢菲联,切尔西难以招架,最终以0:3败下阵来。

和一般先有球队后有球场不同,切尔西的建立正好相反。米尔斯拥有斯坦福桥球场,随后才决定在球场的基础上建立一支球队,切尔西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。

与其说命运使然,倒不如说当时英格兰浓厚的足球氛围成全了这样的巧合。善于经商的米尔斯起初仅仅看中了火爆球市背后所隐藏的商机,并没有萌生出运营球队的念头。但随着在改造球场过程中对足球有了更多的接触了解,米尔斯也被这项运动深深吸引,逐渐在把足球当成商业的同时发现了其背后所蕴藏的更大价值——竞技乐趣。

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一度陷入迷茫的米尔斯敢于另辟蹊径,自己成立新球队,属于切尔西的百年故事这才缓缓拉开序幕。

比起今日蓝军的荣光,成立初期的切尔西无疑要黯淡许多。尽管有米尔斯的倾力投入,也有在次级别联赛中快速升级的辉煌,但蓝军毕竟根基不稳,在顶级联赛中也更多扮演着“路人甲”的角色。但球队上下始终坚定如一,亦有深耕青训的正确抉择,促使着蓝军度过了成立初期的一系列艰难险阻,终于在半个世纪后夺得了球队的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。

遗憾的是,球队的创始人米尔斯无缘看到这一幕美好的画面。1912年,这位为切尔西倾尽所有的商人因病去世,年仅39岁。尽管没能看到切尔西日后的辉煌荣光,甚至没能为球队带来一个冠军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中,米尔斯仍然是最受蓝军球迷尊重的人物之一。

毕竟,若无一百多年前米尔斯和帕克那番不经意间的谈话,如今人声鼎沸的斯坦福桥或许只是一所无人问津的煤厂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