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月上旬,一张不平常的光盘被解读完毕。该光盘由南京大屠杀见证人丹麦人伯恩哈尔·阿尔普·辛德贝格(Bernhard Arp Sindberg)的外甥女、丹麦人玛丽安·斯坦薇·安德森(Mariann Stenvig Andersen)于10月初带到中国,辗转递到《瞭望东方周刊》手中。

该相册应是辛德贝格的遗物。它有着硬的封面、封底,各页为黑色软纸,照片就粘贴在软纸上,每页一般贴有三到四张照片,其上蒙有一层半透明的薄纸,有的照片尚有打字机打出的英文说明。经历了60多个年头,这些尘封已久的照片及其说明仍清晰可辨。

一幅幅照片令人触目惊心、毛骨悚然:南京城外路边和池塘内,满是被日军处决的和平农民和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的尸体;中国农民和士兵的手臂直到遇难后还被绑在背后;闭目张嘴的遇难者,似乎临死前曾大口喘气或叫喊过;脚上尚有布鞋,躯体已见肋骨,白骨森森,惨不忍睹;遇难者遗体横陈野外,野生动物或流浪狗正在啃噬……

图8是人们见过的南京大屠杀的典型照片,不为人所知的是它原为两张并排照片中的一张。它们按视觉逻辑编排,左边一张鲜为人知的照片(图9)说明是:“城外小水塘里都是被处决的中国士兵的尸体。这些士兵在日本人向他们许诺投降后会得到安全和善待而投降”,在它右边,后来被广为选用的照片(图8)的说明是:“同样的解释”。

这幅惨死幼儿的照片(图10),新发现的原始图片说明是:“这个孩子也被故意杀死,他的妈妈被打伤”。与目前见到的图片说明相比,原始说明记录了与此图密切相关的日军又一暴行——“他的妈妈被打伤”。

以往国内出版的画册,称图11的地点为苏州,给图12写的说明是“被日军杀害的南京郊区农民”。现在发现图11、12的原始说明分别应为:“1938年1月在南京城外,数名和平的中国农民被日本士兵取乐杀死”,“日本士兵抢了这个农民的钱,然后将他杀死”。

检索了能找到的南京大屠杀史料,回忆所见过的记录那场血光之灾的照片,有关研究者确认这12张照片的说明从未见过,其中的八张画面是首次面世。正在编辑《南京大屠杀史料集·历史图像》的曹必宏研究馆员,曾检索过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的相关图片,翻阅过日本、美国和中国内地、香港等地出版的照片集和德国《拉贝日记》所附的图片,他肯定了笔者的看法,说:这些照片和原始说明确实从未见过。他随即把笔者新发现的这些图片和说明编入了《南京大屠杀史料·历史图像》。

“一张照片能表达的多于1000个词”,何况这些照片现在尚存原始说明,这即是它们的价值。(本文原标题为南京大屠杀照片最新发现)

·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、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。

·请注意语言文明,尊重网络道德,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·发表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,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新闻跟帖管理员反映。